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九天剑主 >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贵客

      难怪吴莫会突然出现在这宴席上,难怪他会针对到场的宾客对黑阳公子冷嘲热讽,挑衅不断。
  
      原来他是有这一手!
  
      而且,这一切全都在他的计划之中。
  
      他早就知道海怒大君会来,所以刻意筹备了这一切,目的就是为了在众人的面前狠狠的羞辱黑阳公子。
  
      毕竟谁都能看出,海怒大君完全是冲着吴莫来的。
  
      如此一来,人们也是自然而然的觉得,黑阳公子完全比不上吴莫。
  
      事情传出之后,黑阳公子乃至黑阳山的脸也都不好摆。
  
      “可恶!这个狗贼!”少女气的咬牙切齿,银牙都快咬碎了,若非现场有这么多人看着,她一定会冲上去狠狠教训这个吴莫。
  
      宾客们也有不少人脸色不自然。
  
      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厚着脸皮上前献媚,虽然黑阳公子是主人,但看吴莫这架势,像是能够驱使海怒大君
  
      驱使一位大君?
  
      这是何等的恐怖??!吴莫到底掌握了什么能量?
  
  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有机会与一位大能如此近距离的接触,如何不让人心动?
  
      于是乎,宾客们呼啦啦的朝吴莫及海怒大君涌去,争相拍着马屁,一个个笑脸相迎,谄媚至极。
  
      “哎呀,事情再忙,喝杯水酒的功夫不可能没有呀?海怒前辈,快,里边请,晚辈要好好敬您一杯?!?br/>  
      “真没想到吴公子居然与海怒前辈关系这么熟络,看样子吴公子是得了大奇遇啊?!?br/>  
      “呵呵,吴公子什么人?将来前途不可限量,又岂能是寻常之人能比?”
  
      “那可不是?吴公子,之前多有得罪,还请您多多担待,多多海涵啊?!?br/>  
      瞧见这景象,黑阳公子的脸色愈发难看了。
  
      身旁的几名兄弟姐妹们也无不拳头捏紧,愤恨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这群墙头草!”
  
      “呸!大哥,你怎会请这些狗东西来?”
  
      “真是令人恶心!”
  
      众人暗暗唾弃,满脸的厌恶之色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没有说话。
  
      这边的吴莫却是嘴角上扬,眯眼笑了笑,倏然道:“黑阳,你还愣着做什么?客人都在这站了半天了,海怒前辈都口渴了,你还不快点招呼人进去喝酒?怎么?你们黑阳山就这样的待客之道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公子,您可是主人啊,不能让客人站着?!?br/>  
      “我们倒是不打紧,可不能怠慢了海怒前辈啊?!?br/>  
      一些宾客们也纷纷出声,竟是为吴莫说话。
  
      这前前后后的变化是何其的巨大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深吸了口气,尽管他的脸色无比的难看,但人还是挤出笑脸,走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海怒前辈,里面请?!?br/>  
      “嗯?!焙E缶Φ阃?,也不客气,大步朝里面走去。
  
      众人回到宴厅内。
  
      不过此刻的氛围已经极度的尴尬。
  
      除了部分与黑阳公子关系极好的人外,其余宾客几乎都是围着海怒大君与吴莫转。
  
      这下子吴莫倒是反客为主了。
  
      吴莫的桌子已经坐满,周围还围着大量敬酒的人,黑阳公子这边则稀稀落落,人们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,几乎都是注视着吴莫的桌子,眉头紧皱。
  
      “公子,别太生气,这些小人来这里也不过是想见见天君大人,如今天君大人避而不见,海怒大君出现了,他们岂能不死死的抱住海怒大君?这些都不过是一群势利小人罢了,今日看清了,以后少来往些,也省得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这不是更好吗?”一名宾客笑着安慰道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勉强一笑,但心里多少还是不太舒服的。
  
      “喂,黑阳,你怎么回事呢?海怒前辈都坐在这里这么久了,你居然不过来敬酒?怠慢了海怒前辈,怕是你父亲知道了,都会狠狠的责罚你怠慢客人吧?”这时,那边的吴莫又开口了,带着戏谑的笑声朝这喊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公子,快点过来敬酒啊?!?br/>  
      “可别让前辈生气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快??!”
  
      桌子旁的宾客们也纷纷呼喊。
  
      宴厅好不热闹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不要欺人太甚!”少女一拍桌子怒道。
  
      “欺人太甚?”吴莫皱眉:“我们欺负谁了?我们怎么欺负了?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”少女再度哑口。
  
      这时,黑阳公子已经默默的站了起来,举着酒杯走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他依然挤出那极为勉强的笑容,对着海怒大君微微弯腰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,我敬您?!?br/>  
      “哦,好好”海怒大君微微一笑,便要喝下。
  
  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吴莫再度出声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,他敬你酒如此没有诚意,你若是喝了,那不是有失你的威仪吗?”
  
      这话一出,海怒大君刚刚放到嘴边的酒立刻僵住了。
  
      人们呼吸一紧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一愣。
  
      然而下一秒,海怒大君竟是直接将酒放在桌子上,一言不发,专心吃菜。
  
      这一幕,彻底震撼了宾客们。
  
      这是完全不给黑阳公子的面子??!
  
      仅仅是吴莫的一句话海怒大君竟是如此?
  
      吴莫的手中到底握有什么,能让海怒大君当中甩脸?
  
      “前辈,你”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握着杯子的手都在颤抖,脸色一阵红一阵青。
  
      但海怒大君直接不说话了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瞳孔涨的巨大,已是无可奈何。
  
      找吴莫发飙?别人什么都没做,更何况他爹也在这,若是闹僵了,根本不好收拾。
  
      找海怒大君发火?那更不可能,别人好歹也是一方大能啊。
  
      气氛极度的尴尬。
  
      谁都不敢出声。
  
      就在黑阳公子不知该如何应对时,两股浑厚的气息朝这边覆盖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海怒大人降临我黑阳山,为何不知会一声,我黑阳山也好摆礼迎接??!”
  
      一记笑声没了。
  
      接着两个挺拔的身影不约而同的立在了大门前。
  
      人们齐望,愕然震惊。
  
      所有宾客哗啦啦的全部站了起来,纷纷注视着大门。
  
      这正是黑阳天君与旗云大君。
  
      黑阳天君一袭黑衣白发,容貌沧桑,浑身的气息已经达到内敛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旗云大君则要显得年轻一些,留着山羊胡须,一身锦袍,威仪不凡。
  
      “爹!”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与吴莫齐齐呼喊。
  
      宾客们欣喜万分,却有头皮发麻,一个个忙不迭的起身拜礼。
  
      “拜见黑阳天君,拜见旗云大君!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都免礼了?!?br/>  
      黑阳天君大笑一声,直接与旗云大君朝海怒大君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海怒冒昧打搅,还请两位大人见谅,见谅了?!焙E缶擦⒖唐鹕?,笑眯眯道。
  
      “海怒大人这是什么话?你能来我黑阳山,是让我黑阳山蓬荜生辉啊。又岂能是冒昧?”黑阳天君大笑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说笑了,今日是有事来找吴公子,所以才前来打扰?!焙E缶俣刃Φ?。
  
      这话一落,黑阳天君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。
  
      连他都出面了,海怒大君依然是站在吴莫那边,足以可见别人的确是不怎么在乎黑阳公子的。
  
      黑阳天君心里憋着气,但脸上没有表露。
  
      旗云大君扫了眼吴莫,旋而淡淡一笑:“不管怎样,既然今日海怒大人来了,那我们几个怎么着也得痛痛快快的喝一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“说得对,海怒大人,还请到内堂一叙!今日我们几个定要不醉不归!”黑阳天君忙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?!焙E缶ψ诺愕阃?。
  
      “吴公子,你也进来吧?!闭馐?,黑阳天君又道。
  
      此言坠地,全场哗然。
  
      邀请吴莫?
  
      这可是巨人之间的酒席??!
  
      这代表什么?
  
      这代表几名大能已经觉得吴莫拥有成为一名大君的可能了!
  
      “既然伯伯如此要求,那侄儿就恭敬不如从命了?!蔽饽σ饕鞯钠鹕?,扫了眼黑阳公子,眼里的玩味与得意极为明显。
  
  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一次,吴莫胜了,而且是大获全胜。
  
      “锡儿,这里的客人,就交给你了?!焙谘籼炀醋藕谘艄拥?。
  
      “是,父亲?!焙谘艄友劾锫前居胛弈?,低声抱拳。
  
      黑阳天君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转过身时笑容又已浮现:“诸位里边请?!?br/>  
      “来来来,里边请?!?br/>  
      几人皆是一脸笑容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一言不发,默默的望着。
  
      但就在这时,又一名侍从匆匆的冲进了宴厅。
  
      “报!大人,公子有有客人到了”那侍从气喘吁吁,急切喊道。
  
      “到了便到了,让锡儿去招呼便是了,乱呼什么?没看到贵客在场吗?”黑阳天君皱眉肃喝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那个人”侍从张了张嘴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是些阿猫阿狗,我想黑阳兄能应付的,不是吗?”吴莫扫了眼黑阳公子,笑着说道。
  
      黑阳公子深吸了口气,淡道:“去把那位客人请进来吧父亲,你们先进去喝酒吧,这里我会料理好的?!?br/>  
      “嗯?!?br/>  
      黑阳天君淡淡点头,旋而领着几名贵客朝里面走去。
  
      侍从看了眼黑阳公子,踟蹰了下,还是退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很快,一名白衣似雪浑身荡漾着寒气的男子在那侍从的带领下,缓步走进了宴厅。
  
      顷刻间,整个宴厅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侍从连忙冲着刚刚坐在宴席上,还在喝闷酒的黑阳公子道:“公子,客人带到了”  

Ps:书友们,我是火神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安徽蚌埠:赛龙舟  中外选手齐拼搏 2018-07-24
  • 帕巴拉·格列朗杰简历 2018-07-23
  • "央企暖男"与108名抗战老兵:向他们致以年轻一代的敬意 2018-07-22
  • 536| 51| 487| 997| 660| 337| 449| 111| 874| 603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