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过白安安还在长身体,也还在学习,白轩只允许她每周工作14个小时。
  “嗯,发了,发福了...”白轩随口应了一句,突然看到白安安那发着光的眼神,那是被点燃的希望,“呵...以后抱紧哥的大腿,我带你吃香喝辣?!?br />  “吃香油和辣椒吗?”
  “...”
  入夜,白轩记录下不同的几种大米的性价比之后,用捡来的手机卡上了网。
  他判断异界炼气士夺舍地球人的事件并不单一,但他觉得自己这种状况,很有可能是少数个例。其他人夺舍失败,可能也就是魂飞魄散了。
  但白轩不同,他觉醒了神魂系的天赋神通,这让他的神魂变得极具侵略性。
  司徒饶夺舍失败之后,他的魂体被白轩的神魂直接包裹了起来,想魂飞魄散都散不了,只有被慢慢吞噬融合的命。
  所以白轩对异界的了解程度,很有可能是当世最深的人之一。他也不清楚是否还有人拥有跟他相同的命运,但就算有,绝对也十分稀少,所以他必须做点什么。
  白轩在自己的破烂台式电脑上操作着,这电脑是他自己组装的,核心的CPU是一个网吧老板送的,所以成本只要三百多块钱。
  很快他就把以前写的一个脚本,植入到手机里,能隐藏自己的IP地址。虽然手机卡都不是自己的,他依然十分谨慎。
  随后他开始入侵【灵异研究者协会】、【玄学协会】、【灵异探秘协会】的官方网站,难度不高,这些网站本身就没有什么价值,那些协会也不会专门请人来设置多么高超的防火墙。
  他把自己事先写好的亲身经历放了上去。里面隐去了时间地点和人名,只是写他在旅游的时候,陷入幻境、被迫进入一个岩洞,遭遇夺舍的事情。至于夺舍成功还是失败,他得到了什么,都没有写。
  信,或者不信,是别人的事情。白轩已经做了他所能做到的所有事情,在不清楚国家对待他这类人是什么态度之前,他不愿意把自己暴露出来。
  万一像《神盾局特工》里那样,有一群人在专门捕捉他这种异能人,然后洗脑为他们作战呢?
  “汪汪汪!”急促的狗叫声响起,白轩眼神顿时一变。
  老街结尾处,一辆商务车里。
  “监视器3号潜入失败,目标家中有狗,种类哈士奇?!?br />  鹩哥听到工作人员的汇报,无语地翻了个白眼,“3号不是老鼠吗?狗拿耗子...”
  “监视器8号潜入成功,目标正在操作电脑、手机和一套...咳,电路板?”
  两个工作人员忙碌着,一个动用能力负责控制被植入了监视器的生物,一个记录着生物视野内出现的一切景象。
  除此之外,副队长麋鹿和听觉异能者鹩哥也都在车里,“你咋不说是三套电路板呢?那玩意儿是单片机,能给芯片或者手机录入程序的东西?!?br />  好不容易能炫耀一下智商,鹩哥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随后他又很狗腿地转过头来,“小鹿妹妹,你肚子饿不饿,要不我去给你买份夜宵?”
  “不用?!摈缏沟仄沉损痈缫谎?,虽然没有多说什么,但鹩哥还是感觉到后背有一股寒气直冲天灵盖。那是常年刀口舔血培养出来的第六感,警示他受到了致命的威胁。
  他赶忙用右手在嘴边一拉,示意自己不再说话。
  “目标正在动用黑客手段,是否阻止?”科技侧的工作人员看向麋鹿。
  麋鹿沉思了一下,夺舍事件到现在也不过才过去了不到一天的时间而已。如果司徒饶成功了的话,应该没可能那么快就掌握黑客手段,毕竟消化记忆所需要的时间很长,至少要以周为单位,“否?!?br />  工作人员点了点头,继续监控。
  “目标入侵了【灵异探秘协会】官方网站,修改了主页?!?br />  “目标留下了一个文本?!?br />  “目标入侵了...”
  汇报声一直都没有停止,白轩放到几个网站上的文本故事也被发现。
  “这小家伙鬼心思挺多啊...”鹩哥摩挲着下巴,丝毫不在乎几个工作人员递来的诡异眼神。实际上他也只有19岁而已,比白轩还大一岁。悲催的是,他还只是一个高二学生。
  “收队?!摈缏姑嫖薇砬?,既然白轩主动在网络上披露异界的信息,就说明他没有被夺舍。
  即使披露出来的信息像是玄幻故事,但也能证明他的身份。
  如果司徒饶夺舍成功的话,不可能自爆异界消息的。
  而且白轩操作的时候是动用的黑客手段,有反追踪措施,这就证明白轩并不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,来洗清自身嫌疑。
  好在麋鹿他们是直接在源头截获信号,白轩的反追踪措施没起到一丁点作用。
  把这件事上报之后,就可以把白轩排除出危险人物列表了。故事里也写得很清楚,白轩是在危险关头拼死一搏,用防身小刀破坏了《养魂阵》,才最终决胜。
  他们抓捕过多个异界来客,很清楚《养魂阵》被破坏,会对阵主魂体造成重创,逻辑很合理。
  ......
  “走了么...”
  白轩其实早就操作完毕了,但他却依然作出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,又多入侵了几个门户网站。
  家里的那头二哈虽然差点坑死他,可实际上很靠谱。
  作为一头智商2.5的哈士奇,它很神奇地拥有看门狗的一切功能,让白轩极度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也觉醒了什么天赋。
  二哈饿了、渴了、无聊了、兴奋了等各种状态的叫声完全不同,刚刚它的叫声很急促,这是有不速之客到来的表现。
  于是白轩第一时间发动了“天眼”,那只监控老鼠在他的异能之下,纤毫毕现。
  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这只老鼠不简单,随后老鼠离开,又有一只飞蛾飞了进来。飞蛾腹部那细微的金属光泽,根本避不开他的“眼睛”。
  【这么高科技的监控手段,先后被人控制的动物来到这里,而且目标很明显,就是我所在的房间??蠢?,我是被某些组织给盯上了?!?br />  白轩关闭了精神力外放,这东西很费神,狮子山上那透支的感觉,他不想再感受一次。
  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09
  • 媒体活力:《人民日报》探索全球 2019-01-09
  • 台湾媒体人蔡英文坐实台湾地位 就是"中国台湾" 2019-01-09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427| 871| 778| 64| 740| 679| 778| 773| 312| 55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