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云洲志 > 38.剑上往事有人知

  剑上往事有人知,心中妒火无人晓。
  且说云枫,一路莲花步不停歇,只待到内力耗尽,方才驻足。
  他心中愤恨那雷老虎今日根本把不自己当徒弟看,竟当众想杀了自己。
  白云枫心道:呸,这种人怎配当我白云枫的师傅,当初要是知道他是如此不仁不义心狠手辣,我就便是死也不会来这里下贱。对不住了云生,我不干了。
  一念及此,白云枫便朝着白村的方向去了,走了片刻又想起一人,便又转身去了三夫人处。
  不消说,他想的人正是小云。
  到了三夫人处,偏巧今日小云不在宅内,宅子里的人说小云去了镇子上的剑铺,临走时手上还拿着一个包裹。
  这云沽镇上本来是没有剑铺的,毕竟这里山高水远,百姓多事农桑,又几乎没什么习武之人,哪有人买什么刀剑呢,真要有人买什么武器也只能去沽州城里。
  不过几年前这镇上却悄悄开起了一个剑铺,这剑铺卖剑也帮人打制武器,开在沿河街最西边儿,又偏又远,很不起眼,要说生意那是真不怎么样,有的时候一个月也没人来光顾,可别说这剑铺的老板就是不怕亏钱,一直到现在还撑着没关门。
  “有人吗?请问这儿是卖剑的地方嘛?”说话的正是小云,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细长的包裹,看来是走了很长的一段路,鼻尖上都冒出了汗,说话也有些气喘。
  “有人吗?”眼见半天没认出来,小云又喊了一遍。
  这时一个一身黑衣之人从门里探了个头出来,看了小云一眼又消失了。
  小云瞧见里头有人,便自己进了屋里面,剑铺很小,屋里也不是很亮,案台上稀稀朗朗的摆着几把剑,上面落了一层灰。
  “你是要买剑呢还是卖剑???最近人手不够,不接打制的活儿?!彼祷暗恼歉詹盘酵返暮谝氯?,只见他一身黑衣,脚上的鞋子沾满了新泥,看来是刚出门回来。
  “我不买剑也不卖剑,我这有把剑,想给配一副剑鞘,您这要是有好看的剑穗我也一并配上一副?!痹葱≡浦灰蛘饨J窃品闼?,心中欢喜,无奈宝剑太利,又没有剑鞘,不好随身带着,就想着抽空配上一副剑鞘?!芭恫欢?,是两幅?!毙≡撇蛔跃跣Φ?,脸露绯红,她想到了也该把云枫手上那把剑也配上,两人刚好凑成一对。
  “没有没有,你要的两样我这里都没有,你去别处吧?!蹦呛谝履猩跏遣荒头?,一心只想把小云赶出去。
  “你还没看我的剑呢,你咋知道你这没有?再说镇上就你们一家铺子,你总不能让我一个女子跑去沽州城吧?!毙≡扑底啪桶寻蚩?,这一打开不要紧,原本昏暗的屋子瞬间亮堂了起来,闪闪发光的正是那把琉璃短剑。
  那黑衣人眼睛一亮浑身一震,显然被这剑吸引,他盯着宝剑,怕是这辈子也未曾见过此等极品,又瞧了瞧小云一个姑娘家,更是一脸异色。
  “姑娘您稍等,我去里屋看看可有您要的东西?!蹦侨俗斫死镂?。
  小云点了点头。见那人离去,小芸便在屋里四处瞧瞧。
  看来这铺子是许久没有生意了,满屋子处处是灰,门口烧铁的炉子怕是很久前就熄火了。柜台靠近里边的一侧,小云瞧见一张牛皮纸,上面乱七八糟画着什么东西,小云虽没有念过书但却识得几个字,可惜隔得远瞧得不是很清楚,于是便上前了一步踮起脚来,“云白铁石图”,小云勉强认出了纸上面的几个大一点的字。
  “小姑娘,有些东西不要乱看,万一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是要瞎眼的?!闭耸被耙舾章?,一个年纪稍长之人从里屋出来,摘下头上的圆帽子,只那么轻巧的一扔,那顶帽子如同长了脚一样不偏不倚整好落在那张牛皮纸上,小云便瞧不见了。
  要知道小云站在靠门的边上,那人在里屋门口,几丈之远,能把一顶帽子扔得如此轻巧精准,来人不是凡人。
  先前的那个黑衣男子此时乖乖站在来人身后,看来这后来人才是管事的。那人的眼神很快便被屋里闪闪发光的琉璃宝剑夺去。那人亦是一脸异色,又盯着小云问道:“姑娘,这剑你是从何得来?”
  “这你管不着,反正不是偷的就行?!闭饨>退悴皇峭档?,却也是借的,是借那洞中死人的。
  “呵呵,这可是件宝贝,敢问姑娘,这??墒腔褂幸话岩荒R谎??”那人紧盯着小云,说起话来阴森低沉,有些咄咄逼人。
  “你,你问那么多干嘛,没有,没有,就这一把剑?!毙≡埔膊皇谴廊?,这人竟然猜得出来这是一把对剑,兴许知道这剑的来历,这剑是云枫和她从沽噜湖下的洞中所得,要是被这人知道,免不了要被他抢了。
  一想到这,小云倒有些怕了,身子不由后退,一把抱紧琉璃剑,转身便要走。
  “姑娘,你不是要配剑鞘嘛,别急着走啊,请进里屋选你喜欢的样式?!蹦侨俗旖锹缎?,双手轻轻一推,一股隔空之力将小云身后原本开着的门就这么啪的一声关了起来。
  “你要干什么?我家老爷可是白村的白三爷?!毙≡频闭媾铝?,屋里昏暗,那人却步步逼来。
  “姑娘别怕,我不要你身上的钱,也不要你手上的剑,只要你告诉我这剑你从何而来,还有另外一把剑的下落,我立马放你走?!蹦侨嗣嫖薇砬?,只是回头对身后那个黑衣人使了个眼色,先前那黑衣人便径直朝小云走来。
  “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,这剑就是别人送给我防身的,你,你要干什么?”小云这下急了,使劲得拍打着身后的门,她知道这回算是遇上歹人了,既然是歹人就更不能让他们知道那一把剑在云枫的手上,不能让他们再去找云枫,她就是打死也不能说出另一把剑的下落。
  就在此时,门外一阵拍门声音,“开门开门,妈的,大白天的就关门,生意还做不做了?”言语无礼,门也拍得震天响。
  屋内那两人相视点头,准备将小云绑起来拖到屋内。偏偏屋外的人等不及,原本不怎么结实的门被人一脚踹开,几个人一起涌了进来。
  “哎呀我说掌柜的啊,我要你给本少爷打制的宝剑好了没啊,爷我可是等着砍人呢?”
  “是他!”小云心道。
  话音刚落,一人进屋里来了,摇着扇子,叼着牙签,不错,正是魏候泽。
  这原本就很小的屋子这下就更显得拥挤。
  “喲,这不是小云姑娘嘛,咱们可真是有缘,在这破地方都能见着?!蔽汉蛟笠患≡?,一双色眼盯得小云浑身难受,但小云心知这猴子一来自己反倒有救。
  “魏公子,你要的剑,我明日便派人送到府上,今日我还这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处理,您看……”那年长一些的人对魏候泽倒是不愿得罪,看来不愧是县太爷的公子,是人都要给几分薄面。
  “喲,这不是挺好吗,掌柜的手艺当真是不错,是把好剑是把好剑?!蔽汉蛟笠谎郾闱萍说厣系哪前蚜鹆Ф探?,顺手捡起来舞了几手,宝剑寒光闪闪,虎虎生风,身边的下人都退了几步,不敢靠前。
  那黑衣人见了脸上渐生怒意,便要有所动作,不料那年长之人却伸手拦住了。
  “魏公子,你手上的那把?;姑挥写蚰ネ耆?,不妨先放在我这,我连夜叫人打磨,明日连同剑鞘一起送到府上?!?br />  “等等等个屁啊,都多长时间了,小爷我早不想等了,就这把了,用得不好你就给我重做?!蔽汉蛟笄谱拍前呀?,晃着脑袋邹着眉:“我说这剑,怎么老觉得有点短呢?你不会扣我的料了吧,算啦算啦,管不了啦,师傅说要给我开小灶单独教我剑法呢,等我学了剑法看姓白的那两个小子还敢在我面前猖狂,尤其那个白云枫,哼?!?br />  说完那猴子便要招呼一干人等打道回府,忽又转身对着小云淫笑道:“嘿嘿,小云姑娘,要不做我的轿子一同回去?这儿可是有点偏远,万一遇上了坏人可不得了。我那娇子又宽又大,睡上一觉也就到家了!”
  哼,你可不就是镇上第一号大坏人,小云心道,可出去自然要比留在这屋里安全,等出去了我在寻思逃走,一念及此,小云便点了点头。
  “哎哟,今儿可真给面子,左手宝剑右手美人,哈哈哈,走着走着,都他妈闪开,给小云姑娘让出条道儿来?!蔽汉镒哟曜潘止笮?,一干人便出了门去。
  “总管?”那黑衣人对那年长之人示意道,只要这总管一声令下,门外之人怕是一个人也休想逃掉。
  “算了,还未到时机?!蹦侨吮换阶髯芄?,缓步走到柜台前,拾起了先前扔出去的帽子,戴在了头上,又拿起了台上的那张牛皮纸,瞅了一眼道:“上头交给我们的活还没干完,暂时那个姓魏的还有些用处,先留他一条狗命?!?br />  “那,那把剑呢?看上去就是那……”
  “嗯,马上找人把那把?;吕?,画得越仔细越准确越好,派人送信到云州城。要快!”那总管顿了一下又道:“再派人去查一下那个女的,还有她嘴里的白三爷!”
  再说白云枫,离了三夫人家便马不停蹄往沿河街赶。刚到那间剑铺门前,便瞧见魏猴子一干人等,小云也在边上,那猴子正一个劲地拉扯小云上他的轿子。
  “上来嘛姑娘,小爷我送你回家,哈哈哈,小美人你既然答应了我可就逃不掉了哦,不然小爷我多没面子?!?br /> 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白云枫见了魏侯泽怒发冲冠,火冒三丈,只想把那猴子撕成粉碎。
  “臭猴子住手,你敢动小云老子撕了你?!卑自品悴还艘磺谐褰巳?,众人也被他这等气势吓得愣住,云枫情急之下使出云中歌里的招式,那猴子本就不学无术,虽是大师兄却是三人中学的最差,哪里是白云枫的对手,何况云枫还有莲花步的步伐相配合,只几个回合便打得魏猴子嗷嗷直叫,跪地求饶。
  云枫哪里解气,胆敢欺负心中至爱,自己恨不得撕他粉碎,打做肉泥。倒是小云心中担心会引得剑铺里的人出来,拉着云枫便匆匆跑了。
  回到镇上家里,小云才叫不好,想起那把?;乖诤镒邮稚?。一想此剑是云枫所赠,自己却无能弄丢,心中难过至极,没忍住竟哭了出来。云枫哄了半天,小芸这才把今日之事都说给了他听。
  小云才说完,云枫一把抱住她,他满心后怕,今日之事若不是误打误撞碰上了魏候泽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要是小云受到半点伤害,他无论如何也原谅不了自己。只要小云平安无事,云枫心里一点也不心疼那把宝剑,本来就是身外之物,就当便宜了那猴子,他只是好奇那间剑铺的人怎会知道这剑的来历,看来这其中必有蹊跷。
  云枫突然觉得镇子太复杂,道貌岸然的雷老虎,卑鄙无耻的魏候泽,暗藏玄机的小剑铺,身份不明的白衣人,不似从前在沽噜河上高山流水清风明月,日子过得简单悠闲。一想到那虚伪势利的雷老虎,自己还要叫他师傅,云枫觉得自己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,他告诉小云他想回去了。
  “你去哪里我都听你的,其实我也不喜欢镇子上,只是要陪着夫人?!毙≡菩ψ?,闪着一双秀眼盯着白云枫,“村子里没有这么多人,没有赌坊,没有酒肆,没有千红苑,只有天上飞的许多鸟,山里开的许多花。要你是回去的话肯定会比在这里开心多了?!?br />  “可是我想带你一起回去?!痹品阃判≡拼笊?,“但是我想,我想跟你在一块儿,每天?!?br />  小云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,望着眼前这个少年,这回她的脸没有红,她知道自己的心已经都是他的了,她是跟定他了,用不着害臊,用不着脸红。
  云枫见她不说话,小声问道:“你,你可是不愿意,你要是不愿意就痛快跟我说声,嘿嘿,我白云枫能屈能伸才不怕丢脸?!彼底?,云枫的脸倒是憋得通红。
  这话音刚落,小云一把凑近来,吻在云枫嘴上,白云枫顿觉双唇之间一阵温润,心跳动得厉害,几乎是要蹦出心窝子了,这是他头一如此这般亲近一个姑娘,他闻到小云身上一股幽香,看到小云眼中似水汪洋,他白云枫从来都是天大地大什么都不怕,山高水远想怎么着就怎么着,这一会终于轮到他什么话也说不出了。
  “我愿意,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?!被故切≡葡人盗嘶?,她说她心里愿意,但毕竟它还是三夫人的贴身丫鬟,不能这么说走就走了,她要回去跟三夫人把这事说了,她说三夫人是个极好心肠的人,既然已经答应把自己许给云枫,就一定不会拦着自己。
  云枫自然答应,再等个几日他便要和小云回山里去,他要养一群羊,这样就有了羊奶喝,还有羊毛可以换布匹绸缎给小芸做新衣裳,他要种一些果树,这样到了秋天就有了果子吃,他准备向白三爷借一点钱盖两间大一点的屋子,把其中一间给爷爷住,他都想好了,虽然日子会苦一点,但一定不会饿到冻着,毕竟他会抓鱼,会捉山上的野兔子,会找到别人怎么也找不到的野果子……
  二人就这么定了,只不过还要待小云跟三夫人说清楚,也等云枫处理好镖局的事,再跟云生说个明白,应该要不了几日,云枫心道,“云生应该不会怪我的?!?br />  白云生是一个人走回了镖局,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躁动,他向来有个好强的心性,这也不奇怪,白三爷家独子,生来就是富贵之命,整个白村要是有什么新鲜物件从来都是别人家没有的他有,别人家有的他第一个有??墒且恍暮梦涞乃床蝗缱约旱耐姘?,那个在渡头长大的白云枫,为什么自己没有他那样的际遇,就连魏候泽这种卑鄙小人都笑话自己,他的心中,有些嫉妒,有些愤恨。
  白云生一拳打在墙上,一手血,一咬牙,他想好了,丈夫之志,能屈能伸。自己不甘人下,白云枫要回去就自己回去吧,我要留下,怎么也要在雷老虎身上学些本事,总不叫人小瞧,管他雷老虎是怎样的人。
  • 摄艳|花开红树乱莺啼 白鹭相亲相爱嬉戏忙 2019-05-20
  • 这家嬉皮士开的小旅馆 凭什么成为小众设计酒店的代表? 2019-05-20
  • 日本大阪发生6.1级地震 部分建筑受损严重 2019-05-15
  • 端午节 蚌埠市博物馆、图书馆都不放假 感受传统民俗活动 2019-05-15
  • 广东百吨垃圾跨省倒入广西 赔偿20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智库发展研究王小广:提高智库成果质量的几点建议 2019-04-19
  • 中纪委通报显示:7月至今27人被认定对抗组织审查 2019-04-19
  • 不必违心说话,无必呢!语文是本人所有学科中最弱项,但对于你来说还是有可以学习之处的。呵呵! 2019-04-16
  • 一图看懂丨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 2019-04-13
  • 蔡英文“金援”海地砸45亿新台币 台艺人:孙中山都被你吓醒了! 2019-04-11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09
  • 媒体活力:《人民日报》探索全球 2019-01-09
  • 台湾媒体人蔡英文坐实台湾地位 就是"中国台湾" 2019-01-09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811| 139| 260| 785| 562| 858| 58| 73| 735| 521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