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平治记得上一次刮胡子还是和岳灵珊成亲那天,因为之前进补了很多壮阳的食物,下巴上还冒出了不少胡须,可是成亲之后,尤其是三月初离开华山,一路上吃的基本都是馒头青菜,偶尔打些野味,内脏之类的东西也都是扔了的。而被木高峰俘虏的这大半个月更是连肉食都没怎么吃过。
  他本就比寻常男人少些东西,雄性激素分泌自然少得多,接着一个多月又没有外界补充,胡须的毛囊自然的萎缩。这些日子他要么在练剑,要么在被木高峰胁迫,时刻处于?;?,哪还有闲暇去关心自己的胡子是不是还在这种事情。
  就算是现在,他被两个小混混的闲话勾起了注意,最多也只能是点些羊腰子,韭菜等寻常食物来吃,至于牛睾虎鞭之类,也只能暂时想想了。
  他们定的这间房乃是上等客房,有内外两间,内间是主人居住,外间则是方便家仆休息。
  三人在内间的大桌上用完饭,叫了小二收拾完桌子,木高峰便要求李平治赶紧重写剑谱。
  李平治却道:“木前辈,刚吃完饭,何必着急,不过几千字,一晚上还怕写不完么?现在时间还早,你看我今日买了胭脂,怎么也得给她用用?!?br />  木高峰道:“夜里画什么装,给鬼看么?”
  李平治,从怀中把一个个胭脂水粉的小盒子拿出,摆在桌上道:“你看,这么多,带着也不方便,不如乘着消食的空儿,让她挑一挑,剩下的便扔了?!?br />  木高峰冷哼一声道:“你小子倒是豪气,说扔就扔?!?br />  李平治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木高峰,一脸狗腿似的微笑。木高峰看着他的俊俏脸蛋,便觉得心烦,觉得天天看着这张脸自己一定会气出病来。
  他自己长得极丑,从小便受尽冷眼,所以性格扭曲偏激,对美貌的男子有种天然的仇视,比如岳不群,比如李平治,若不是还想得到他手中的辟邪剑法,早就一巴掌把他拍死了。
  “等到验明剑谱真假,便把你们宰了”木高峰验明剑谱真伪的办法便是让李平治再写一遍,在他想来,上一次默写剑谱已近是半个月前,如果不是记熟了的真剑谱,隔了半个月再写必然会有错漏。正是抱着这个心思,这半月,木高峰都是自己独自观看剑谱,不曾给李平治重看的机会,反而时不时的故意读错一些句子,来误导李平治。
  “啪”的一声,木高峰实在受不了那张脸,拍了一把桌子,起身走到外间,心想:“化妆便化妆吧,反正离死不远了,爷爷发发善心”口中道:“爷爷成全你们,大半夜的,小心招鬼,最多给你们一刻时间”
  李平治高兴的道:“多谢木前辈”说着便把二十多个胭脂水粉盒子挨个打开,分三排放在桌上。
  随手拿了一个凑到岳灵珊面前,因为吃饭,岳灵珊的手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,行动已经没有大碍,只是内力被封住,一时还用不上武功。
  李平治左手托着水粉盒子,用右手手指在盒子中划拉一阵,口中道:“试试这个吧,颜色很适合你的,香味也清淡,你肯定喜欢,来来,我给你擦”说着左手稍微转了个圈,把盒子对着岳灵珊。
  岳灵珊突然一巴掌打掉那个粉盒,水粉撒了一地,竖起右手食指大声道:“林平之,记住我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你,一辈子,记住一辈子”
  李平治正自差异,突然听到身后木高峰一声:“小丫头脾气不小?!?br />  原来木高峰刚到外间,便觉得不对劲,想起上次点封点岳灵珊的丹田,差不多已经两个多时辰了,应该再补上一指才能保险。于是回来,正好看到岳灵珊气急败坏的样子。由于李平治是背对着门口,所以他脸上的错愕木高峰没有发现。待到他转到岳灵珊身旁时,李平治已经调整好的表情。
  木高峰也没多话,在岳灵珊任督二脉上几处大穴上点了几下,又去了外间。
  李平治看着他出去,才到:“一辈子不行,再加两辈子可好?!?br />  岳灵珊正对着门口,看木高峰没有留意,轻轻点点头,没有说话,李平治会意,又拿出着一个水粉盒子,在那粉面上写了“撒石灰”口中却道,“这个应该是桃花粉,还有淡淡花香,你气色不好,正好用这个”
  岳灵珊显然也明白了李平治的用意,也是点点头,口中道:“登徒子,大男人摆弄女儿家的东西,不知羞耻”
  李平治道:“不多了解女人,怎么讨女人欢心,你以前不是很喜欢么”,手中的粉盒里写的确是:“假睡”晃了一下,又写:“好了翻身”
  岳灵珊点头,口中骂了一声:“无耻”
  李平治不以为意,一边随意的和岳灵珊调侃,一边把桌上的粉盒一个个拿起来,凑到岳灵珊面前,利用自己身体遮挡,悄悄从每个盒子里到出小半盒,用木高峰买来写剑谱的纸接好,分成两份,和岳灵珊一人拿一份,包好,藏到袖子里。
  原来这一路上,两人表面上不说话,暗地里已经沟通过。别看岳灵珊一直崩这脸,其实早被李平治各种鬼脸小动作逗乐,心里已经基本原谅了他。
  三天前,她偷偷告诉李平治,木高峰的点穴手法粗劣,刚开始或许还要四五个时辰才能冲开,现在大约两三个时辰就能突破,只是一直没有好的机会,不敢暴露。
  木高峰一身霸道内力都是压榨自身潜力修炼出来的,论起精妙程度,不过和江湖上一般门派的内功相当,比起脱胎自全真教先天功的华山心法差了不止一星半点?;叫姆ǔ跏苯郴郝?,到后来行走坐卧无处不可修炼,乃是越往后面进境越快的内功法门。这大半个月,岳灵珊丹田被封,一直默默运用内功化解,行路也好,睡觉也好,便连喝水吃饭也片刻不敢停歇。这种修炼其实是大大的消耗了潜力,却也在短时间将内力提升了一大截。
  李平治买了许多胭脂水粉,岳灵珊开始还不知道他的目的,等他在上面写字时,她便理解了其中用意,虽然撒石灰这种江湖下三滥的做法不够正大光明,但和两条性命比起来,还是小命重要。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09
  • 媒体活力:《人民日报》探索全球 2019-01-09
  • 台湾媒体人蔡英文坐实台湾地位 就是"中国台湾" 2019-01-09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120| 553| 842| 544| 134| 313| 980| 710| 977| 962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