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英勋低头看着雪地上继续向前蔓延的黑水,紧皱眉头道,“他们不会就这么罢休的。.x”
  
    骷髅头道,“陛下,我是有心无力,只能请陛下自己当心了?!?br/>  
    金英勋苦笑,“小白,大不了一死,其实,早在你被人禁锢的时候,我就预感到我不会活着走下这座雪山了?!?br/>  
    骷髅头叹气道,“陛下,您还是振作起来,别说这种丧气话了?!?br/>  
    金英勋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低低地吟唱起来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!”
  
    那悲怆的吟唱声,加上爱妻儿子生死不明,一曲未终,金英勋早已泪流满面。
  
    骷髅头忍不住啜泣起来。
  
    那边厢,一阵唏嘘之声。
  
    杨守志道,“这金英勋倒也真难对付,这样都能被他给闪开了?!?br/>  
    金利明溜须道,“这么难对付的主儿,也只能由大人来对付了?!?br/>  
    刚才看着寒芒飞向金英勋,紫色小鸟早就吓得闭紧了双眼,可是听见他们说话才睁开眼睛一看,她丈夫居然还活着,这一次,她喜极而泣。
  
    黑色小鸟冷哼一声,“金英勋果然奸诈无比,这样都算计不到他。不过,我还就不信了。他躲得了这次,还能躲得了下次吗?反正我手里喂了剧毒的寒芒多的是。吩咐那四个蠢货继续跟金英勋比拼真气,我就不信他能一边跟人比拼真气一边还能闪开我的剧毒寒芒?!?br/>  
    两位叛军将领立刻扯开喉咙大喊,“四鼠,听好了,大人吩咐你们四个继续跟金英勋比拼真气,不许停!”
  
    紫色小鸟听了,心又再次悬了起来。
  
    耳朵尖的金毛鼠早就听见二位武将的喊声,禁不住冷哼一声,“哎呀呀,这大人看来是成心要让咱们四个当炮灰啊,明知咱们四兄弟不是金英勋的对手,还硬让咱们上去顶着?!?br/>  
    铁毛鼠冷笑,“老大,刚才是谁说的只要有钱赚,给谁当炮灰都无所谓的?!?br/>  
    银毛鼠嘘了一声,“你们不要吵,听我说,我倒觉得大人是想利用咱们四个拖住金英勋,分散他的注意力,然后再找机会用剧毒寒芒杀了他。因为他知道金英勋不但体内真气充沛而且人也很聪明,直接跟他比拼真气或者用寒芒来对付他一定杀不了他,所以他才让咱们跟金英勋比拼真气来分散他一部分注意力?!?br/>  
    金毛鼠叹气道,“大人的想法倒是不错,只不过万一出什么岔子,先死的肯定是咱们四兄弟,因为咱们离金英勋最近?!?br/>  
    铜毛鼠拍了他一巴掌,“什么死不死的,我还没活够呢,老大,你能说点吉利的吗?”
  
    四鼠正吵得欢实,听见那边两位叛军将领又在喊,“四鼠,听着,大人命你们四兄弟立刻动手!怎么还都愣在原地不动!你们都不想要赏金了,是吗?”
  
    一听见赏金二字,四鼠立刻闭上嘴,还有比这诱惑力更大的吗?
  
    金毛鼠啧啧两声,“三位弟弟,开动吧,赏金啊,咱们的豪宅和美眷全指着这笔赏金呢,能不能顺利拿到赏金,就看你们仨的了?!?br/>  
    铁毛鼠道,“老大,什么就靠我们仨,这里又没有美妞,你打算溜到哪里去?”
  
    金毛鼠冷笑,“老四,你不是平时总说我花拳绣腿,没用吗?就当我空气好了?!?br/>  
    铁毛鼠笑道,“就算是花拳绣腿,有就比没有强?!?br/>  
    银毛鼠皱眉,“行了,那边盯着咱们呢。准备聚真气球了?!?br/>  
    四鼠扭脸望去,果然看见两位武将一脸寒霜地瞪着他们,至于松枝上的那只黑色小鸟此刻是什么眼神,他们就看不清了,估计也好看不了。
  
    金毛鼠朗声道,“金英勋,今天你死定了,不要再娘们兮兮的唱什么小曲了?!?br/>  
    铁毛鼠道,“就是,金英勋,准备受死吧?!?br/>  
    金英勋背转身,擦去脸上的泪水道,“就你们四个废物,我还真没放在眼里。有本事把你们的幕后高人喊出来跟我对阵?!?br/>  
    银毛鼠冷哼一声,“金英勋,你想亲自跟我们大人对阵,那就先过了我们四兄弟这关再说?!?br/>  
    四鼠腾身而起,悬在半空,面对金英勋打坐,然后齐刷刷比出剑指,默念咒语。
  
    噗——噗——噗——噗——
  
    四股浅蓝色的真气流出四鼠的剑指。
  
    这四股浅蓝色的真气流在半空中相遇之后,凝结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真气球。
  
    那真气球在咒语的驱遣下,朝着金英勋飞去。
  
    骷髅头道,“陛下,四鼠又要跟你比拼真气?!?br/>  
    金英勋叹气道,“还是刚才老招数,利用四鼠分散我的注意力,然后那人在暗地里找机会放出寒芒杀我?!?br/>  
    骷髅头叹气道,“陛下,小心啊?!?br/>  
    金英勋笑道,“比拼真气,我自有妙招?!彼毂瘸鼋V?,默念咒语。
  
    一道浅蓝色的真气流自他的剑指流出,真气流入空气中后也形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真气球。
  
    这只真气球朝着四鼠的真气球迎了上去,两只真气球在半空相遇,两股强大的真气相互排斥,一时间,紫电闪闪,火花四溅,噼啪之声不绝于耳。
  
    这次,两只真气球刚一对上,四鼠就明显感到体力不支。
  
    金毛鼠满头大汗,惊叫道,“三位弟弟,不对啊,我感到体内真气马上就要消耗殆尽了,怎么办???怎么会这样?我的真气没理由消耗得这样快???”
  
    铁毛鼠骂道,“老大,你这废物,都是你平时玩女人太多,伤了元气,现在连真气都聚不起来了?!备章钔?,他也脸色大变,“不行,我体内的真气也不多了?!?br/>  
    银毛鼠和铜毛鼠也一起惊叫道,“还有我,真气也要耗尽了?!?br/>  
    四鼠急得如坐针毡,可是仍不敢懈怠,嘴里却不住地大喊,“怎么办?怎么办?”
  
    金毛鼠道,“三位弟弟,我怎么感觉体内的真气输送到咱们的真气球中之后,咱们真气球中的真气好像都被金英勋的真气球给吸走了呢?”
  
    其他三鼠也大声道,“老大,没错,我们也是这种感觉?!?br/>  
    悬在半空的四鼠急得哇哇大叫,可是又不敢有半点懈怠,因为两位叛军将领和那位神秘的大人此刻正紧盯着他们呢。

Ps:书友们,我是祯曦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安徽蚌埠:赛龙舟  中外选手齐拼搏 2018-07-24
  • 帕巴拉·格列朗杰简历 2018-07-23
  • "央企暖男"与108名抗战老兵:向他们致以年轻一代的敬意 2018-07-22
  • 71| 703| 691| 312| 491| 207| 132| 311| 291| 235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