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嫡女虐渣手册 > 第四百零一章 脉脉温情
    抵死的缠绵之后,是撕心裂肺的痛?!尽?br/>  
      后半夜,容华以为苏茵睡了,一声接一声咳嗽起来,为了不打扰苏茵,他刻意压低声音,胸膛剧烈的起伏着,原本苍白的面色,由于剧烈的咳嗽,染上一丝不正常的绯红。
  
      苏茵闭着眼躺在他怀中,一动也不敢动,听着他一阵阵咳嗽,整个人如被人凌迟一样,眼泪无声的趟过。
  
      他故意压低声音无非是不想吵醒她,不想让她担心。
  
      所以她不能醒,不能动,不能说,只能装作一副熟睡的摸样。
  
      直到东方泛白,容华才浅浅的睡着。
  
      在他闭上眼的那刻,苏茵缓缓的睁开了眼。
  
      她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,双后用力捂着嘴巴,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,满腔自责与悔恨,若不是她,他怎会落到今日这个地步。
  
      一切都是她。
  
      她才是那个罪魁祸首。
  
      尽管她发出的声音几乎可不可闻,可容华还是听到了,他睫毛微微震动了一下,一副好睡的摸样,翻了个身,背对着苏茵,慢慢的睁开了眼。
  
      他一脸悲戚,眼中满是苦涩,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。
  
      雨停了。
  
      他眼睁睁的看着太阳缓缓的升起。
  
      就在苏茵起身的那刻,他飞快的闭上眼睛。
  
      苏茵轻手轻脚的下了榻,站在榻前深深的看着容华,他面色煞白,眼下一片青黑,她知道他没有睡着,就如同他知道,她背对着他哭泣一样。
  
      两个人极力粉饰着本不存在的太平。
  
      苏茵紧咬着唇瓣,缓步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雨后的空气格外的清新,草木之香扑鼻而来。
  
      她洗漱过后,来到厨房给容华准备早膳。
  
      她费尽心思只想让他吃的可口一些。
  
      她一踏出房间,容华便睁开了眼,他面色乌青,用力的咳嗽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一阵阵咳嗽从房中传了出来,苏茵在厨房都清晰可闻。
  
      苏茵端了温水进去,就在她踏进房间的那瞬间,容华抬眸朝她看来,眼中满是温柔,咳嗽声瞬间止住。
  
      “你醒了?!彼找鹂醋湃莼恍?,容华看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苏茵慢慢的垂下眸子,将棉布打湿了,拧成半干递给容华,笑盈盈的说道:“夫主,擦把脸,我煮了饭,这就去端过来?!?br/>  
      容华故作轻松的一笑,抬眸扫了苏茵一眼,打趣道:“我从不知我的阿茵竟是这样的贤惠?!?br/>  
      苏茵双颊染上一丝绯红,看了容华一眼提步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就在她踏出房间的那瞬间,压抑过的咳嗽声再度响起。
  
      苏茵很快端了饭进来。
  
      容华已经坐在桌前。
  
      苏茵将饭菜摆好,先给容华盛了一碗,又给自己盛了一碗。
  
      两人相视无语,吃起饭来。
  
      苏茵不停的给容华夹菜,容华全部吃下,看着苏茵笑道:“阿茵厨艺见长,犹记当初我让你给我烧顿饭,险些把自己给烤了?!?br/>  
      苏茵抬头看着容华一笑:“好吃你就多吃一点?!?br/>  
      容华吃了不少菜,喝了一碗白粥。
  
      苏茵一点胃口也没有,她逼着自己吃了一些饭菜,还没有容华吃的多。
  
      用过早饭之后,苏茵简单的收拾了一下,揽着容华的手,拉着他去散步。
  
      日光明媚,重重山峦之间弥漫着浅浅的雾气。
  
      林间小道,景色宜人。
  
      苏茵拉着他宽厚的手掌,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他的侧颜,恰在那时容华扭过头来,一时之间与苏茵四目相对,两人皆浅浅一笑。
  
      不需要什么山盟海誓,什么都不必说便已胜过千言万语。
  
      苏茵心中一片苦涩,她多么希望,这条路没有尽头,他们就这样手牵着手一直走下去,直到天荒地老。
  
      中午吃过午饭之后。
  
      苏茵让容华上榻小睡一会。
  
      容华一改往日的摸样,对着苏茵撒起娇来,只言睡不着。
  
      无奈,苏茵只能搬出容华的琴来,哄他睡觉。
  
      容华十分乖觉的躺在榻上,苏茵就在屋中抚琴,就在他抬眸便可以看见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铮铮?!鼻偕魈?,苏茵奏的不是别的曲子,正是她曾经对他奏过的凤求凰,那时候她目的不纯,只想着与他划清关系,如今琴声荡荡,一如笼罩在山涧的雾气,温柔缠绵,浅浅诉说着她一腔深情。
  
      这首曲子她弹了数千遍,熟悉的不能在熟悉了。
  
      她从没有想过还有机会,对着他当面弹奏。
  
      容华听着,眉眼满是如水的温柔。
  
      时光好似静止了一样。
  
      一室脉脉温情。
  
      她长发及腰,一如倾斜的月光,侧脸如玉,温顺的眉眼噙着浅浅的笑,目光落在容华身上再难移开。
  
      容华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  
      苏茵弹着凤求凰,奏了一曲又一曲,曼妙的琴声之中,容华缓缓的闭上眼。
  
      窗外的日光落在他身上,给他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,他瘦了许多,夜不能寐,眼下一片青黑,却丝毫没有折损他的容光。
  
      他睡了,苏茵也没有停下。
  
      轻声飘荡,整整一个下午,林间小道之中一直回荡着琴声。
  
      等容华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傍晚了。
  
      “阿茵!”他随口唤了一声,见屋里没了苏茵的身影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瞬间坐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眉头一蹙,随意披了件外袍,便朝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才走到院子中便见苏茵在厨房忙活。
  
      苏茵看见他放下手中的活朝他走了,笑盈盈的说道:“夫主,你醒了?怎么就出来了。昨日才下了雨有点冷,快回屋里去,饭菜马上就好了?!?br/>  
      容华仿佛没有听到苏茵的话一样,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苏茵神色一暗,还以为他怎么了,哪知他勾唇一笑,缓缓说道:“我知道了?!?br/>  
      说着便往屋里走去。
  
      对他来说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这样,他们和寻常的夫妻一样,简简单单的生活在一起,看着日出日落,过了一日又一日,她就在他身边,在他抬眼便可以看到的地方,吃着她煮的饭菜,虽然味道寻常,但对他来说已是最美的佳肴,听着她絮絮叨叨的关怀。
  
      这样的日子真好。
  
      晚饭苏茵尽量做一些容易克化的饭菜。
  
      就着一盏牛油灯,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往日的事,连简单的饭菜都分外的可口。
  
      是夜,苏茵躺在容华怀中,听着他的心跳,一刻也不舍得闭上眼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两个人都有些战战兢兢,深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就如同容华睁开眼,见她不在,第一个念头想到的便是她离开了,所以他才会慌慌张张的出来寻她。
  
      而她不敢闭眼,生怕她闭上眼,再睁开的时候,他便永远的离开她了。
  
      这看似平淡的幸福,是他们呕心沥血一起小心翼翼呵护着的。
  
      转眼已过了数日。
  
      他们就这样如寻常的夫妻一样,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纵然苏茵变着法子给容华做饭,容华还是一日一日消瘦下去,每到夜里他咳嗽的更厉害了,他紧紧的抿着唇,不肯发出一丝声音来,苏茵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背对着容华的时候,短短数日,却仿佛流尽了一生的眼泪。
  
      每一次她都掩饰的极好,一点也看不出来哭过的摸样。
  
      她日日给容华弹琴,几日下来,她也瘦了一圈,看着他日渐消瘦,生命从她指尖一点一点流逝,而她却无计可施,只能听之任之,这种无可奈何的感觉,便如毒的不能再毒的毒药,一点一点流进她的血液之中,蔓延至五脏六腑,四肢百骸。
  
      这一晚,苏茵与容华早早的上了榻,苏茵依偎在容华怀中,容华让她给他讲一讲,这些年他不在发生的事。
  
      屋里烛火摇曳。
  
      苏茵挑拣了一些开怀的事,徐徐的给容华说着。
  
      容华听着眉眼上扬,嘴角噙着一丝浅浅的笑,紧紧的抱着苏茵。
  
      忽的,他面色一白,整个人脊背一僵。
  
      苏茵察觉到他的异常,瞬间从他怀中坐起,惊慌失措的看着他说道:“容华你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容华淡淡一笑:“没什么,只是想喝茶了,你去给我煮一碗茶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好?!彼找鸬阃废铝碎?,大步朝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外面玄月如钩,星辰灿烂。
  
      苏茵站在容华看不见的地方,听着从屋里传来压抑过的咳嗽声,一时之间泪流满面。
  
      “砰……”忽的,屋里传来一阵巨响。
  
      “容华?!彼找鹈嫔话?,飞一样冲进屋里。
  
      容华将苏茵进来,脸上的笑一僵,将手藏到了身后。
  
      水盆倒了下来,洒了一地的水。
  
      苏茵目不转睛的看着容华,轻声说道:“把你的手伸出来?!?br/>  
      容华仿佛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一样,笑着问道:“阿茵,茶煮好了吗?”
  
      空气中弥散着一股细不可闻的血腥味。
  
      若是旁人定然察觉不到,可苏茵六识过人,她瞬间便发觉了。
  
      她大步朝容华走了过去,容华一步一步朝后退去。
  
      如今的他连走路都费力,又怎是苏茵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苏茵身子一闪,一把牢牢握住容华的手,他手中握着一方白色的面帕,帕子之上满是鲜血。
  
      容华极不自然的闪了闪目光,他看着苏茵笑着说道:“不碍事的?!?br/>  
      苏茵再也忍不住,她一下扑入他怀中,死死地抱着他,泪如雨下,苦苦哀求道:“我不要你死,不要你死,求求你不要离开我,不要丢下我一个人?!薄颈菊陆谑追ⅲ?请记住网址()】

Ps:书友们,我是月下高歌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安徽蚌埠:赛龙舟  中外选手齐拼搏 2018-07-24
  • 帕巴拉·格列朗杰简历 2018-07-23
  • "央企暖男"与108名抗战老兵:向他们致以年轻一代的敬意 2018-07-22
  • 675| 141| 913| 942| 875| 257| 987| 108| 510| 638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