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九龙玄帝 > 第1331章 你非薄凉,奈何心凉
‘啪...’
  
  随着李观药此毒语于心中吐出,他直接掠至了叶凉身旁,并伸出玄手将其擒扣住。
  
  “李观药!”
  
  那察觉动静,并转身而望的君震天、言向等人,看得此景,皆是神色陡变,齐齐呵斥:“你在做什么?!”
  
  于他们的质问,李观药直接擒扣着叶凉的肉身,抽身后退,并对着那似欲动身的君震天等人,喝语道:“都别过来,否则,我立刻就将他的肉身给毁了!”
  
  闻言,君震天等人似忌惮的顿住身形后,那阎雷直接玄拳紧握,怒目而视道:“李观药,你知不知道,你在做什么?!”
  
  “别怪我,我是迫不得已的?!崩罟垡┑?。
  
  他清楚,在场众人,或许发现不了,刚才他下针时的小手段,但是,被刺针的琴沁,是有可能察觉的。
  
  因此,一旦琴沁神识恢复正常,她极有可能会对其动手。所以,以防万一,他只能先下手为强,用叶凉的肉身,自保、逃离此地。
  
  “你是...”
  
  祁萱似是看出了几分端倪,凝眸道:“叶擎天的人?”
  
  如此被祁萱一语点破,李观药也不再隐瞒,直言道:“不错,老朽的确是擎皇的人?!?br/>  
  嘶...
  
  阎雷等人听得此语,皆是心底齐齐倒吸了口凉气,眼眸微起波澜的看着李观药,似有些相信。
  
  而此时此刻,他们也终是明白,为何汤泽等黑骨族之人,能够对他们这边的行动,了如指掌了,毕竟,有这么一个奸细在,叶擎天那些人,自然能够了解他们的动向了。
  
  “老夫,就知道,我等当中有奸细,但却未料到,这奸细,竟然是你!”端木翁眼眸微凝的看向李观药,道。
  
  要知道,原本的他,颇为看好李观药。甚至,他还打算等此事过后,便对言向、琴沁等人提请,让李观药从炼药堂长老,升任至紫琴宗的真正长老,以列入真正的紫琴宗高层。
  
  可是现在,李观药却暴露出是叶擎天的人,这如何能不让端木翁心起波澜。
  
  “混账!”
  
  那阎雷也是反应而过,脾性暴烈道:“宗主素来待你不薄,你竟然背叛宗主,投靠叶擎天!”
  
  “哼...”李观药不屑冷哼:“老夫在紫琴宗待了五年,却依旧还是一名普通的炼药堂长老,而擎皇,却能在老夫效力于他的第一天,便直接升任老夫,为擎皇宫地尊长老...”
  
  “这两相比较,究竟是谁待我不???更何况...”
  
  他话锋微转,傲然道:“良禽择木而栖,擎皇他胸怀韬略、德治天下,有着凌云之志,天地之仁,这神府九界早晚有一天,会为他所统...”
  
  “如此,老夫又有何不能投靠于他?”
  
  显然,此时的李观药,已经是彻彻底底的成为叶擎天麾下之仆了。
  
  “你!”
  
  阎雷似是被他之语气到,不由怒然的伸手指着他,语塞难言。
  
  “哼,好了,老夫没功夫在这,陪你等玩下去了,老夫得走了?!崩罟垡┧亢敛辉诤跹掷椎钠?,道。
  
  “你觉得,现在...”君震天周身玄力透散而出,眸透杀意:“你走的了么?”
  
  “不错,若单凭老夫之能,或是走不了,但是...”李观药用手扣着叶凉肉身脖颈,以展示于众人前,道:“你等别忘了,我手中还有他...”
  
  “你等,若敢上前一步,我便直接毁了他的肉身,与他玉石俱焚!”
  
  显然,他清楚,肉身于修玄者来说,也是颇为重要的,一旦毁了,那所付出的代价,可是不小。
  
  所以他笃定有此物在,君震天等人绝对不敢贸然上前。
  
  “李观药,你当真是卑劣、无耻!”
  
  祁萱等人暗咬牙,面颊带着恨意的凝看向李观药,但脚步却的确不敢轻踏于前。
  
  “哼,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何来无耻不无耻?!?br/>  
  李观药不屑的轻哼一语后,他瞥了眼,似都不敢上前的君震天、祁萱等人,道:“诸位,如此,老夫便告辞了,待得他朝...”
  
  “老夫携擎皇宫大军,踏平你紫琴宗时,再相见吧,哈哈哈...”
  
  他得意朗笑着,直接便是转身而过,带着叶凉的肉身,掠身而起,似欲肆无忌惮的离开此地。
  
  “唰...”
  
  然而,就在李观药掠天而起时,那半空之上,陡然有着一道倩影,伸出她那柔夷玉手,对着那李观药,一掌轰拍而下。
  
  “不好!”
  
  李观药看得这玉掌的轰拍而来,虽心有惊骇,但已然躲闪不及,只能硬生生的看着那玉掌,轰拍而至,拍于他的胸膛之上,以令得他口吐鲜血的倒射而下...
  
  重坠于地。
  
  “这...”
  
  众人眼看得李观药,被轰坠于地,不由下意识的举眸朝着那,半空之上的倩影,凝望而去,神色复杂:红婉(殿下)?
  
  而在他们不知该喜还是该忧时,那倒于地间的李观药,不顾己身狼狈,直接张开那血嘴,对着那半空之上的燕红婉,怒语道:“燕红婉,你疯了么?”
  
  “她没疯,疯的是你?!?br/>  
  陡然的熟悉之语,悠悠响起,循声望去,一名身形看似单薄,浑身虽透散着伤重气息,但依旧有着非凡气韵绕身的男子,直接于人群后,缓缓踏步而出...
  
  走至众人前。
  
  看得这一幕,在场众人,都是双目微瞪神色难信:叶凉?!
  
  “这...”
  
  李观药看了看身旁的叶凉肉身,又看了看那,踏于众人前,肉身、神魂皆具的叶凉,难以置信道:“这怎么可能!”
  
  “哼?!?br/>  
  燕红婉冷哼道:“凉儿,早就料到,你会来此一手,因此,他在分离神魂前,便已然与我传音,让我悄悄调换了他的肉身...”
  
  她眸带孤寒的看向李观药,道:“所以你拿的,不过是一具无用的假躯壳罢了?!?br/>  
  “你!”李观药似未料到己身竟然反中了叶凉之计,不由气怒吐血,难以说出话来。
  
  看得此景,言向无丝毫同情的直接拂袖,毁了李观药的玄府后,不顾李观药的哀嚎,无情冷语:“阎雷,你等将他擒下,关入雷刑堂,听候发落!”
  
  “是,言向长老?!?br/>  
  阎雷几人恭敬应语后,直接擒住李观药,便掠身朝着那雷刑堂而去。
  
  言向眼看得他们离去,他那看似混沌的双眸,不由泛起几缕锐光道:“此事过后,是该对紫琴宗,好好清洗一番了?!?br/>  
  要知道,这次还算运气好,李观药不过是个炼药堂长老,能够得到的消息,终究有限,可要下次万一是真正的高层中人呢?
  
  那这后果,就极大了。
  
  所以,清除擎皇宫,安插于紫琴宗内的内奸,已然因眼下的形势变化,变得刻不容缓了。
  
  “嗯,的确应当了?!?br/>  
  突兀的清幽之语,于众人的身后响荡而起,众人下意识的转身望去,也是将那,不知何时,已然于空而落,水眸恢复清明的琴沁,映入眼中。
  
  看得这一幕,祁萱等人率先反应而过,面露喜色的踏步上前,道:“宗主,你没事了?”
  
  “嗯,好多了?!鼻偾咔狎ナ缀?,她眉眼柔善的看向端木翁、闫三秋等人:“翁老、闫老...这一次,多谢你们了?!?br/>  
  “哈哈,我等便无需谢了,要谢便谢叶凉小子吧?!便迫锟聪蛞读?,故意道:“他此次为了你,可是付出了不少?!?br/>  
  闻言,祁萱等人纷纷点首附和,以替叶凉言语。
  
  看得此景,琴沁温婉一笑,看向那已然踏近的叶凉,道:“叶凉,我知晓,此次若非你与翁老他们,替我施针,我不可能苏醒而活?!?br/>  
  “所以,谢谢你,愿与翁老他们共出手,救治于我?!?br/>  
  这...
  
  祁萱听得此语,柳眉不由一蹙,心起波澜:宗主这是,将所有的功劳,都放到施针上了?
  
  想及此,她下意识的看向琴沁,道:“宗主,你不记得施针之后的事了么?”
  
  “施针之后?”琴沁微微一愣:“施针之后,还发生了什么么?”
  
  面对她的问语,祁萱未有遮藏,直接便是将事情的前后经过,尽皆告诉了琴沁。
  
  待得祁萱说完,琴沁不由黛眉微蹙,道:“我竟然,还入了魔?”
  
  “是啊,宗主,你都没印象了么?”祁萱问道。
  
  “我有印象的一段,便是翁老等人,在寒池里替我疗伤。疗到后来,李观药于我体躯上,悄施了一针,我便又和疗伤之前般,丧失意识了?!鼻偾叩?。
  
  “那...”
  
  叶凉似试探而问:“我神魂寻你本心时,于心魔幻境发生的一切,你也都忘了?”
  
  “嗯?!?br/>  
  琴沁点了点螓首后,她直接举眸,看向叶凉,问道:“我们在心魔幻境,有发生了什么么?”
  
  “没什么,你的本心挺坚定的,我进去稍稍与你言语几许,你就出来了?!币读贡砻嫫骄餐掠?。
  
  显然,他在知晓琴沁将此事遗忘后,便直接决定,抹过此事,再不相提,以避免以后二人,心生尴尬。
  
  “这样么?!?br/>  
  琴沁似了然般的呢喃了一语。
  
  “好了好了?!?br/>  
  闫三秋见叶凉刻意隐瞒,聪明的出语,道:“你二人如今皆有重伤在身,有什么话,都等伤复再说吧?!?br/>  
  他说着,朝着那端木翁看去,道:“端木翁,我现在带叶凉这臭小子下去治伤,你便与其他人,在此地替宗主疗伤吧?!?br/>  
  “嗯,好?!?br/>  
  端木翁似也看出了端倪,点头应允。
  
  有了他的同意,闫三秋直接在浅笙等人的帮衬下,带着那同样伤重不堪,并与琴沁稍稍言语的叶凉,掠身离去,以行救治。
  
  随着他们的离去,君震天踏步走至那,正静静抬首,凝望着叶凉离去方向的琴沁身旁,与她共同抬首而望的低语道:“为何,要骗他?”
  
  显然,与琴沁相处了百载多的时日,他还是颇为了解琴沁,知道琴沁,其实没有忘记,只是故意装忘了。
  
  面对君震天的问语,琴沁素来清绝的娇容之上,泛起一缕从未有过的别样柔意,清眸看着叶凉离去的方向,道:“因为...”
  
  “他于我来说,很重要...”
  
  重要到,为了他,可‘放弃’最美好的记忆,只愿他不会受此记忆影响,可以继续心无负担的去追求,他想要的情感,想要的幸福。
  
  “唉...”
  
  君震天似知晓其心所想,忍不住感慨道:“凉儿他,终究还是欠了你?!?br/>  
  闻言,琴沁不置可否的轻柔一笑后,她任凭山风吹拂着己身青丝,眸透波澜的望着那,不知从何处飘来的落叶,黯然心语:“你非薄凉,只奈何...”
  
  “我遇之心凉...”
  
  ...
  
 ?。?。:

Ps:书友们,我是刁民要上天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安徽蚌埠:赛龙舟  中外选手齐拼搏 2018-07-24
  • 帕巴拉·格列朗杰简历 2018-07-23
  • "央企暖男"与108名抗战老兵:向他们致以年轻一代的敬意 2018-07-22
  • 352| 150| 116| 232| 202| 208| 537| 6| 125| 44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