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我正在穿越 > 第五十四章 获罪天地

  “你还是这么不着调?!鼻囔臃畔戮票?,微阖着眼打量着眼前看上去玩世不恭的少年。
  “你认识我?”少年眼睛一亮,认真起来,只是嘴角还带着丝丝笑意,让人看上去有些捉摸不透。
  青煊笑了笑,微微抬头,眼前之人发色漆黑如墨,象牙白的肤色,脸部轮廓中没有刚毅的线条,看上去非常柔和。鼻梁高挺,嘴唇略微宽厚却不显得肥大,身姿挺拔,可惜有种弱受般的气质。过长的头发在脑后用紫色丝带束成一道马尾,额前几绺长发将左眼微微遮掩,周身紫衣云纹衣袍,脚踏麒麟暗纹方头履,周身气质揉杂之下,让人感觉亦正亦邪。
  “我不仅认识你,还对你非常熟悉。我知道你之所以喜欢穿紫色的衣服,是因为你师父也爱穿紫衣,你一直暗恋着她。也知道你在江湖上被称为‘墨麒麟’,本名易云臻。暗器和易容是你的看家本事,你隶属魔门......”
  青煊的语速很快,最起码在少年,或者说易云臻想要堵住他的嘴之前,最隐秘的信息就已经和盘托出了。
  死一般的寂静,只见紫衣少年脸色涨红,不知是羞愤还是气恼所致,神色早已不复先前那般气定神闲,在近乎于窒息的氛围中,易云臻强迫自己深吸了几口气让心情平静下来。
  见青煊似乎还有说下去的意思,易云臻立刻打断话头,果断地问道:“你调查过我?为什么这些事情你知道的这么清楚!你到底是何人?”
  此人口中的秘密是自己心中埋藏最最隐秘的事情,如果不是至交好友,或者是骨肉亲人,根本不可能这么了解。更何况,有些秘密我还从未与任何人提及过。易云臻暗想道,越发认为眼前的魔君是他人易容假扮,故意来戏弄自己的。只是,到底是谁竟对我这般了解?
  易云臻压下心中的不安,直接伸手朝着青煊脸上的面具抓去,想要探寻究竟。
  青煊任他施为,面具被拿下之后,瞬间便化作黑气四散。易云臻来不及惊讶,立刻迎着月光看去,只见此人面具下那张俊秀的脸惨白一片,几缕黑气顺着脸颊快速流过,循环往复,嘴唇的血色极淡,不认真分辨根本看不出来,额前几绺银发垂落,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尸体。要不是这具‘尸体’的眼睛眨了一下,易云臻还真以为碰到了死人。
  易云臻越看青煊的脸越觉得眼熟,似乎在哪里见过,但就是想不起来,脑海中的这一部分印象好像被糊上了一层薄薄的砂纸,但就是戳不破,看不透。
  易云臻自然不会想到,在真实的记忆中,他和青煊就是不打不相识,最后双方竟成了足以性命相托的至交好友。也肯定不知道,就算是在这方虚幻现实交融的意识空间中,他的内心还是对青煊产生了莫名的好感,一如往日。
  见到昔日至交脸上凝固的惊异,青煊忽然想到之前这小子装出一副正邪难辨的样子,对比现在惊愕的神色,不由得放声大笑,魔气涌动间,惊扰了好些人的美梦。
  “你就是江湖上风头正盛的魔君?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嘛!我还以为是哪个隐世的老怪物出山了?!币自普橐涣澈闷?,根据手下传来的资料,魔君功力深厚,冷酷无情,怎么可能脸上情绪如此丰富。
  “如果你找不到第二个魔君,那我可能就是了?!?br />  易云臻脸上一窘,自忖平时也能称得上心智高绝,却没想到在自处接连落马,脸上顿时挂不住了。
  不知何处的乌云霎时遮蔽了月亮那清澈的光芒,易云臻只觉一阵莫大的?;斜椴既?,直叫人两股战战,恨不得立时夺路而逃。
  方圆十里之地,一切虫鸣兽语人言尽皆被天地间的大恐怖压制失声。
  而这种恐惧的源头,正是青煊所处之地!
  完了!
  这是易云臻现在唯一的想法。天地的压制一重大过一重,像是要把下方这两个凡人压成齑粉!
  诡异的是,这阵莫大的威压却只有青煊和易云臻能切切实实感受到,一般的人只是感觉心悸,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!
  威压的中心点,易云臻一脸苦笑,正想着下一秒必死无疑的时候,青煊忽然动了!
  轻描淡写地一挥手,将不能动弹的易云臻送到中心点之外,不看易云臻处在半空中震惊莫名的表情,强自将身子挺直,惨白的脸上看不出丝毫喜怒,只是眼神中的不屈之意,震撼天地!
  吼!吼吼吼!
  浩瀚的魔气不再隐藏自己的影踪,此时它们或化形为太古凶兽,或化形为上古魔神,凶神恶兽,它们似乎感受到天地间的种种恶意,愤怒地嚎叫着,迅速朝青煊体内涌去。
  ??!啊……啊??!
  一阵腐骨噬髓的痛触在顷刻间遍及全身,青煊升至半空,一头银发飞扬,脸色狰狞,陶瓷破裂般的伤口覆盖全身上下,裂缝处渗出来的不是红色的血,而是黑色的魔气。
  青煊本不想将全部魔气融入体内,但念及下方是青书所在之地,如让魔气泄露,这方圆百里,将全部化作死域,千年不可踏入!
  如果真演变成那种情况,青书的下场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  天地间的负面能量何其多,这些负面能量经过千万年的演变,最终化作侵蚀天地的魔气,被天地意志所排斥,无尽的愤怨在其中酝酿,生灵的冤屈在其中埋藏。但这些魔气却苦于天地的压制,分散各地,不成体系,根本无法对天地造成严重的伤害,最多将一些灵山秀水污染成瘴气密布,鬼魅丛生的遗弃之地。
  青煊修炼的功法却正好在天地的压制中凿出了一个缺口。现在,它们终于可以出来了,可以愤怒地对天地与它所代表的一切,发出宣战的号角!
  涌出,不断地涌出,玉良城存在的岁月里积累的魔气大量涌出,它们的目标只有一个,就是半空中那个瘦弱的银发少年。
  无尽的痛苦夹杂着所有带着冤屈而死的生灵意志,肉体和灵魂上的双重煎熬,让青煊发出厉鬼般凄厉的尖啸。
  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3-09
  • 媒体活力:《人民日报》探索全球 2019-01-09
  • 台湾媒体人蔡英文坐实台湾地位 就是"中国台湾" 2019-01-09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担起我们这代人的使命 2018-10-26
  • 专家:美方一意孤行 必将损人害己 2018-08-23
  • 会不会搞不是谁说了就算数,而是要实践与历史来证明的;发展经济需要理论引领,更要科技创新来支撑。 2018-08-23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8-08-16
  • 郑永年:新时代的清醒判断 2018-08-15
  • 【大考2018】2018高考首日众生相(组图) 2018-08-15
  • 27岁外教去世捐器官救5人:中国第七例涉外捐器官者 2018-08-13
  • [雷人]没意思!拔剑四顾无敌手!不玩了,左左右右慢慢啃…… 2018-08-13
  • 新华网评:凝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强大合力 2018-07-26
  • 阿什库勒火山群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8-07-25
  • 美丽城市研究︱美丽城市的杭州发展模式 2018-07-25
  • 长租公寓产品趋于多元化 2018-07-24
  • 436| 358| 509| 822| 742| 734| 632| 455| 148| 130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