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> 二次元白学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讨厌讨厌,最喜欢了

20选5走势图:第二百二十九章 讨厌讨厌,最喜欢了

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
  “那么你想给我什么奖励呢?”
  
  姬铭眨了眨眼睛,说道,他知道自己越是退让少女就越是得寸进尺,所以,他要反过来去调戏对方!
  
  “铭君想要什么都可以呐?!?br />  
  丽塔如莲藕般的玉臂悄悄放在姬铭身上,宽松的衣服衬托出香肩更是白腻,她不为所动的继续把话往歪里带。
  
  “哦?真的吗?”
  
  看着姬铭如墨的黑色眸子里闪露出危险光芒,丽塔一刹那内心凌乱了一下,说实话,她确实如姬铭所想的一样,言吐大胆,内在害羞保守。
  
  这是因为她发现了姬铭是个绅士??!要是危险性的食肉性男人,她肯定不敢做出这样的举动的!
  
  “算了不逗你了,你继续看电视吧,我去吃饭了?!?br />  
  察觉到丽塔湛蓝色大眼的躲闪,姬铭无所谓的一笑,他就知道是这样,自己进一步少女就退一步,果然男人有时候适当地强势还是很有必要的啊。
  
  姬铭暗暗记下这一条经验。
  
  在姬铭的背影消失在宽敞的走廊的时候,丽塔才松了口气,继续坐在干净的真皮沙发上翘起雪白的大腿,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。
  
  虽然在日本人看起来笑点十足,但她真的没什么感觉,说实话,她并不怎么喜欢看日本的真人节目,因为里面的演员总给她一种太过于夸张的感觉。
  
  以为是国情不同的原因丽塔也没多想。
  
  这个时候,手拿绘画板,一脸平静的真白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当中。
  
  因为和姬铭约定好了,她也就不再劝说真白回英国,所以两人现在的关系又变得像以前和睦起来。
  
  说起来,真白在某些方面确实很像小孩子,让丽塔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无奈感觉。
  
  “真白,怎么了?”
  
  看着像搂着宝贝一样搂着绘画板的真白,丽塔露出了有个复杂的表情,不过下一秒又恢复了平时的明媚笑容,只是带上了一点点虚伪。
  
  “上卫生间?!?br />  
  真白言简意赅的回答让她哑口无言,既然上卫生间就把绘画板给我放下啊喂!
  
  难道这就是自己和真白的差距所在吗?因为自己无法像她这样全身心地沉浸在绘画中?
  
  不不不,和这个没关系吧!
  
  认真思索的丽塔自己吐槽着自己。
  
  从卫生间回来的椎名真白见好友这幅模样,疑惑地歪了歪小脑袋,一时也没急着回自己的房间画画,而是坐到了丽塔旁边。
  
  面容呆呆的真白看见丽塔,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,她把绘画板轻轻放在了课桌上,“丽塔?!?br />  
  “有什么事吗?!?br />  
  丽塔用纸杯给自己沏了杯茶,扭过头奇怪的问道,因为画艺术画是件极其浪费时间的事,真白又不善言谈,她们之间的交流其实很少。
  
  “铭要连载的漫画快没时间了,我们一起帮他吧!”
  
  显然真白也注意到了正在爆肝的姬铭,她正在画《月姬》的插图,没时间再去帮姬铭了,而她又不太清楚姬铭的绘画速度,所以一向对丽塔没任何要求的她双眸带上了一丝希冀。
  
  这个笨拙的女孩,其实都是把一切看在眼里的。
  
  正在喝水的丽塔一开始还没回过神来,片刻才是面色一变,她慌忙地擦了一下红唇,强装镇定地笑道:“如果是这件事,我拒绝。就凭我是配不上真白的?!?br />  
  “怎么可能?!?br />  
  真白微微瞪大了那双能映射人心的漂亮眸子,一幅迷茫不解的样子,她不理解丽塔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  
  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表明自己的态度,真白本来纤细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些,保证似得焦急说道:“丽塔很擅长画画的?!?br />  
  “请不要这样,我已经不画了。我已经决定再也不画了?!?br />  
  什么啊、什么??!
  
  这算什么?
  
  挖苦我吗?
  
  真白的每一句话在她看来,都像是在她血淋淋的伤口上撒盐一样,因为痛苦,丽塔娇小的身体甚至微微有些发抖,她紧咬着牙,脸上的笑容哪怕是虚假的也保持不了了。
  
  “不会的,丽塔和我一样喜爱着画画,而且画得非常好!”
  
  真白依旧是那副迷茫的样子,她再次摇头否定了丽塔,可能是因为心情激动的原因,她说的话极为流畅。
  
  一旦牵涉到画画方面的事情,真白就完全变得像个正常女孩子一样了。
  
  丽塔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,不用看她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有多么可怕吓人。
  
  “别开玩笑了……”
  
  “丽塔?”
  
  因为冰冷的声音和以往的温柔体贴相差的太过于大,真白吓得微微往沙发后面缩了一下。
  
  还好这时,已经吃好饭的姬铭来到了现场,让这股冻结般的紧张感稍微舒缓了些。
  
  “怎么了?”
  
  因为两个少女的对话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,还不了解发生了什么的姬铭摸不着头脑的问道,这个气氛有些不对啊。
  
  丽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脸上已经不见充满阳光般温柔的笑容,体温与脸上的表情,如同波浪退去消逝?!懊Ω们宄陌?,我已经不会在画画了?!?br />  
  “是啊,虽然有些遗憾,但这种事情我一个外人也不好去多说什么?!?br />  
  姬铭摊了摊手,他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丽塔对真白的心结了,说起来两个少女的关系比他要久上许多了,而且感情也不比他差,所以这种事情,他真的不好去多说些什么。
  
  两个人都是温柔地好女孩子,也许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让她完全恢复吧,但这个契机什么时候出现,他不知道,也强求不得。
  
  “不对,不对的,丽塔一点都不比我差……”
  
  真白抬起头,少见的去反驳了姬铭,她鼓起勇气的和脸上挂着冰冷的丽塔对视,那坚定地眼眸让丽塔看的一阵慌张。
  
  “……玩笑了?!?br />  
  声音低到几乎听不见。
  
  “不要开玩笑了……只有你,只有你最不能和我开玩笑啊,真白……”
  
  丽塔用微微发颤的手指着真白,脸上的表情带着说不清是扭曲还是报复性的快感,或者是害怕,可能都有吧。她压抑许多年的情绪终于是再也抑制不住的喷发出来。
  
  听着她毫无感情的声音,让人背脊发冷,甚至都有种这种声音根本不可能从一个少女嘴里说出来的错觉。
  
  “为什么……?”
  
  真白的内心还没细腻到能理解自己好友多年的感情,对于丽塔的骤变感到困惑的她只是眼神呆呆的重复着这一句话。
  
  “你居然还问为什么?”
  
  看到真白这幅样子,丽塔气的浑身打了个哆嗦,她忽然笑了,就像一朵美丽的花被捏烂般的表情。
  
  “你以为是谁害的?”
  
  “我不知道……”
  
  接二连三的质问让真白微微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  
  每当真白耳膜捕捉到丽塔的声音,本能就感到害怕。
  
  看着面部有些狰狞的丽塔,姬铭蹙了下眉头,最终缓缓舒展开来,还是没有去制止她,有些事情说出来也好,省得每天脸上都挂着虚伪的无精打采笑容。
  
  “你以为是谁害我放弃画画的?”
  
  “这全不都是真白害的吗?”
  
  丽塔空洞的眼神贯穿真白,使得她只能伫立不动。
  
  “……为什么?”
  
  害怕听到丽塔接下来话的真白紧紧攥着姬铭的衣角,仿佛这样才有一点安全感,她就像遗忘了其他字汇一样,只是一直重复着这句话……
  
  “被真白害得放弃作画的可不是只有我啊,你知道吗?”
  
  “你真的都不知道啊,不过这才是我们所憧憬、想追也追不上,而且比谁都还要可恨的椎名真白?!?br />  
  “你还记得跟我还有真白一起在爷爷的画室里学画的孩子们吗?”
  
  “记得?!?br />  
  “你有察觉到那些孩子们每个月都一个接一个地从画室消失了吗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什么时候谁不见了,你记得吗?”
  
  “……我”
  
  “真白大概连名字或脸都不记得吧?”
  
  真白无言,她的沉默肯定了丽塔话里的事实。
  
  “爷爷画室里的孩子们,跟在绘画教室里天真无邪的小孩是不一样的。他们是为了学习专业的绘画,以成为名画家为目地才从英国各地、世界各国远道而来的孩子?!?br />  
  一开始真白与丽塔也是这样吧,姬铭悄悄捂住真白冰冷到没有任何温度的手,试图给她一些温暖。
  
  “每个人都拥有很棒的表现力。虽说是孩子,却都已经是艺术家了。但是,在只聚集天才的画室里,就连天才也变成一般人……因为是出生以来第一次遇到绘画比自己更棒的对手……画室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。知道会有竞争对手,所以每年都有好几个因为受不了而立刻放弃的人。
  
  因为本来一直以为自己是特别的,结果却不是那样,呈现在小孩子眼前的现实,是非常残酷的。不过,只要是在才能的世界里,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。没错,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我们那时的情况有些不一样,因为真白的存在……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“没错。不管怎么努力,都没办法变得跟真白一样,我们完全比不上。真白的眼睛根本没看着我们……真白用隐形的刀剁碎了那些只是活着、只是为了绘画而聚集在画室的孩子们。把同辈们以画家为志向的梦想,不痛不痒地跟现在一样面无表情地蹂躏了??戳苏姘椎幕突峋醯谩?,我们的世界是不同的?!猩硖寤岬绞裁词钦嬲牟拍?。即使如此,还是相信自己,痛苦地挣扎着,以为自己前进了而抬起头时,只看到真白已经抵达更前面的地方……仿佛只有她长了翅膀一样……”
  
  一口气说了那么多,好像是把积累在内心很多年的话全说出来了一眼,丽塔微微喘着粗气,她的脸上带着诡异的潮红,不知道是愧疚还是报复成功的快感。
  
  姬铭把眼神空洞不知所措的真白轻轻搂在怀里,斜倪了丽塔一眼。
  
  还是那句话,因为以前他也是没有任何才能的普通人,他可以理解丽塔的感受,但是对她的做法就不敢苟同了。
  
  说到底只是个没长大的十五六岁少女而已。
  
  “说完了吗?说完就回房间睡觉,已经不早了?!?br />  
  也许是受到丽塔的感染,姬铭的声音也变得清冷起来。
  
  相比较于认识不久的丽塔,他显然更向着每天朝夕相处的真白。
  
  “没有??!我没有说完!”
  
  丽塔湛蓝色的双眸里充满了血丝,她张了张嘴,想继续发泄感情的她才发现喉咙像烧着的一样难受,可能是刚才吼得太用力的原因吧,她就这样光着脚丫不管不顾的直接走到桌子前,拿起刚才的纸杯把剩下的水一饮而尽,才是好受了许多。
  
  这一个小动作让少女积攒的气势一下消失的一干二净了,本来有些生气的姬铭面容古怪,要不是场合不对他真的想笑出声。
  
  “丽塔……”
  
  一直对这些事很懵懂的真白因为难受,无法顺畅地呼吸。
  
  内心一阵憋闷,还有好多话不吐不快的丽塔继续自顾自的说着。
  
  “画室里的那么多孩子,最后只剩下了我一个人,我咬着牙坚持到现在,可是……真的坚持不下去了??!”
  
  “我无法原谅那样的真白……所以希望你消失希望你赶快不见,才会帮助你成为漫画家,还教你怎么用电脑,甚至协助你办理到日本来的手续。这一切都是希望你画出自己最喜爱,但是却异常无聊的漫画,被批评得一文不值,然后进行得不顺利,等你身心受创时就会知道我们的心情了。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还出道了??!”
  
  因为感情太过于激烈,让丽塔美丽的大眼睛里再次染上一层层血丝,看上去异??刹?。
  
  姬铭耸了耸肩,他就知道事实是这样,只不过说起出道这件事……应该说是功劳还是什么?好像是因为他挨……
  
  丽塔那痛苦扭曲的表情看的真白感同身受,她无措的捂住自己的胸口,那里是一阵快要被撕裂的痛楚。
  
  “丽塔……”
  
  说着说着,丽塔的眼眸里忍不住的浮现一层水雾。
  
  “因为从小就一直在真白身边作画,所以我比任何人都要憧憬真白?!?br />  
  “比任何人都要认可真白的才能?!?br />  
  “然而为什么……我为什么怎么拼命都追赶不上你?。?!”
  
  “从别人身上夺走目标,不管我怎么祈求、怎么努力、怎么渴望也无法得到的东西,却轻易拥有还毫无兴趣地丢弃的人,我真的无法原谅你,真白?。?!”
  
  “但为什么明明你都这样伤害我了,我还是没有办法去恨你,没有办法去放弃你的才能,为什么啊……”
  
  ……
  • 《找到你》姚晨马伊琍首谈“哭戏” 制片人回应抄袭质疑 2019-06-11
  • 五朝元老马奎斯 当替补又何妨 2019-06-10
  • 《新乌龙院之笑闹江湖》吴孟达郝劭文时隔24年再聚首 2019-06-10
  • Conférence de presse du Premier ministre chinois 2019-06-06
  • 蓝天下的河北—波光潋滟衡水湖 2019-06-06
  • 广州端午假期揽客近600万人次 旅游收入37.48亿 2019-06-03
  • 武霞红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-06-03
  • 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包生荣被"双开" 2019-05-27
  • 重点区域强化督查工作进展 河北102家企业(单位)存在环境问题 2019-05-27
  • 摄艳|花开红树乱莺啼 白鹭相亲相爱嬉戏忙 2019-05-20
  • 这家嬉皮士开的小旅馆 凭什么成为小众设计酒店的代表? 2019-05-20
  • 日本大阪发生6.1级地震 部分建筑受损严重 2019-05-15
  • 端午节 蚌埠市博物馆、图书馆都不放假 感受传统民俗活动 2019-05-15
  • 广东百吨垃圾跨省倒入广西 赔偿206万元 2019-05-13
  • 智库发展研究王小广:提高智库成果质量的几点建议 2019-04-19
  • 628| 143| 116| 894| 721| 855| 884| 276| 717| 121|